当前位置 > 首页/历史文化/人物
云南白药创始人——曲焕章
2014-06-25 22:52来源:云南在线

  1937年, "七七"卢沟桥事变,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云南虽为大后方,但也同样感受到了战争的硝烟。

  1938年的一天,一辆小车在昆明金碧路曲焕章的百宝丹大药房前停住,车上走下两名宪兵和一少尉军官。他们带来了重庆政府的特别使命:任命云南白药发明者为后方医院的院长,并受国民党高等法院院长焦易堂的邀请,去重庆共商大业。

  在此国难当头之际,能为抗战尽匹夫之责,曲焕章不禁喜出望外,当天下午就辞别妻儿,启程上路。哪料想,这一切都是重庆政府要他交出"百宝丹"秘方的诱饵,并且自从到了公馆就被软禁起来,不交秘方就别想活着回昆明。已是花甲之年的曲焕章,又气又愤,他抱定主意至死也不交出秘方。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曲焕章强坐起来,颤抖的手从怀中掏出那专门用在谨访假冒百宝丹仿单上的印章,一根接一根地划亮火柴点烧自己的印章。火光一闪一灭,仿佛映照出曲焕章创制云南白药走过的风风雨雨……

  曲焕章是云南江川人,清光绪年间生在一个农民家里,读过几年书。10多岁时,遇连年饥荒、瘟疫流行,父母相继去世,他投亲靠友,帮做农活度日。不知不觉,曲焕章长大成人。为闯一条生路,他先后为通海酱油商做过零担卖户,将江川、通海的汉家布卖给哀牢山一带少数民族的卖布人。然而卖布不久,曲焕章身染重病。一天,他只身来到滇南建水县城,突然人事不省,昏死街头。这时他刚16岁。

  正当曲焕章举目无亲,坐以待毙的时候,一位民间草药医生正好路过,立即解囊相救,这偶然的相逢成了曲焕章一生中的转折。病愈之后,他深深体会到无知与疾病的痛苦,立志学医,遂拜老人为师。

  老草医常年奔走于山野岭谷之间,对各种草药的性能了如指掌,还总结了许多秘剂。曲焕章虚心学,敬师父如同自己的亲生父亲。20岁时,曲焕章便拜别师父,回到江川独立行医。滇南地势险恶,多高山祟岭,成群结队的马帮旅客终年来往于原始莽林小道之上,极易被猛兽伤害,留下终身残疾。

  为了解除受害者的疾苦,曲焕章开始了止血活络,接骨生肌的药物研究和探索,立志要配出一种收效神速,用法简便的良药来。在一位百岁老人的指引下,曲焕章找到一种专治刀伤口的草药。这种草药山间稀有,开着美丽的白花,生长在高高的悬岩之上。

  一次,曲焕章看到一只山融衔些草根茎和入水边的粘土中,然后涂在断腿上,如此往返于湖畔和草丛间,直到完全"敷好石膏"为止。动物的"自我医疗"本领,使年轻的曲焕章意识到大自然中有许多令人惊叹的奥秘,而药材的广阔天地就在这无穷无尽的神奇自然之中!一次采药中,他见到两条大蛇撕咬搏斗,一条斗败,温体鳞伤,钻入草丛中,不久便止住血。曲焕章到那草地上认真鉴别,发现了一种创伤良药。又一次到野牛山采药,见猎人为一只被兽夹打伤腿流血不止的小老虎上药,药到血止,效果神奇。曲焕章拱手请教,猎人爽快地告诉他用的药叫"独钉子",说完就在屁股底下的草丛中拔出两颗给他,他兴奋地连声说:"奇药,宝贝!"

  曲焕章还仿效传说中的"神农氏遍尝百草"。一次,他服用"迷草",曾被麻醉了一天一夜才醒来。经过整整10年的苦心研究,终于在1908年,他30岁的时候,正式配制出《曲焕章白药》。这应验了中国的一句名言: "三十而立"。

  白药的问世,给穷苦百姓带来了治病救人的福音。有一回,曲焕章挖药路经彝寨,见一7岁的男孩从高房上摔下,家人认为小孩已死,放声悲哭。曲焕章立即解下药囊,把白药一点一点地灌到孩子的嘴里,然后,又为其按摩接骨。半个时辰后,孩子奇迹般地活了过来。3天后,更大的奇迹出现了:小孩不仅完全康复,而且又能爬到房上去玩!消息传开,人们都把白药视为"神药"。

  成名以后的曲焕章,生活依旧十分清苦,在外出治病时,他总是在破庙里栖身。他相信只要有心行善,定会得到神灵保佑。

  1923年,云南军阀在滇南打仗,通海住满伤兵。当时,军医治疗枪伤用纱布塞填,换药时要把纱布拉出来,伤员痛苦不堪,叫声异常凄惨。曲焕章的治法一点也不痛苦,只将伤口洗净,撤上白药,一个月便好。如有子弹在里面,便使用撑骨散,过上些日子,弹头会自己滑出来。伤员们纷纷要求用白药医治。从此,曲焕章名声大振,许多将士身上都常备白药。就在这一年,白药传人四川、贵州、广东、广西等省。

  曲焕章的事业开始顺利发展,为增加白药的神奇色彩,他给白药另起一新名"百宝丹",意思是如太上老君炼丹那样九转百炼而成。1930年,四川瘟疫流行,百宝丹输入四川后大显神威,在全国声威大振。连蒋介石也题词"功效十全"的匾额。曲焕章的资本也渐渐雄厚起来,1931年,他用40万滇币在昆明金碧路盖起有5个铺面的三层大楼药房,专心经营百宝丹。

  白药生产达到顶峰,年销40万瓶之多,香港、新加坡、泰国、缅甸等地也开设了代售店。并且,这白药还与长征中的红军有一段小小的插曲呢。

  遵义会议后的中国红军节节胜利,四渡赤水,南渡乌江,佯攻贵州,吓得蒋介石慌忙调动滇军前往贵阳保驾。1935年4月,红军趁虚进军昆明。红军似神兵天降突然出现在云南境内,龙云惊慌万状,一面向蒋介石急电报告,一面急令各地驻军增援昆明。在贵州堵截红军的"前敌总指挥"薛岳派副官向龙云索取云南军用地图以便配合行动,并带了满满一汽车火腿和白药。

  汽车开到曲靖遇上红军。红军缴获到的那张云南军用地图对红军抢渡金沙江作出了巨大贡献。火腿成了红军的"慰劳品",而白药,对医疗条件困难的红军来说,更是雪中送炭!红军指战员收到总部首长送来的白药,激动得热泪盈眶。

  抗日战争中,白药更成了滇军将土的军需品。在著名的台儿庄战役中,六十军将土负伤,外敷内服白药后继续拼杀。日本报纸惊呼:"自九·一八与华军开战以来,遇到滇军猛烈冲锋,实为罕见。"

  就在这时,因曲焕章不愿把辛劳一生的白药秘方交出,变成官僚买办的摇钱树,而数次入狱,最终还是中计,含很死去。所幸的是,在他最后一次赴重庆之前,他让妻子对佛像起誓:"百宝丹秘方绝不传他人!"而后将秘方内容一一告诉妻子。

  自曲焕章死后,市场上假药充斥泛滥,真正的云南白药却卖不出去,"百宝丹"面临生死抉择。而随着1949年12月云南的解放,云南白药迎来了新的复苏。 1951年,百宝丹在西南工业展览会上,荣获一等奖。1955年,百宝丹月产1万瓶。面对政府对民众百姓医疗事业的热沈扶持,使曲焕章"普济生民"愿望得以真正实现,于是,曲焕章的妻子缪兰英决定将曲焕章用生命保护下来的秘方交给人民。当年的《云南日报》刊登了献方受奖的照片,并追述了曲焕章先生悲欢离合的一生。

  周恩来总理生前十分关心白药的生产,曾作过3点指示:建立云南白药专厂;设立研究机构;白药原料要由野生变成家种。1971年,云南白药厂正式建成。1978年,白药产量已达1956年156.8倍,云南白药每年为国家换回数百万美元的外汇。

  l979年,云南白药荣获中国优质产品奖。为方便使用,云南白药还增加了囊剂和片剂。研究表明:白药不仅能治各种出血症和胃病、妇科病,并在医治癌症、脉管炎、风湿关节炎等方面均有显著作用。

  云南白药是祖国丰富药学宝库中的一株绚丽夺目的山茶花,它诞生于中国的西南边疆,却造福于全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