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宗海边的中国戏剧“活化石”
2015-06-18 16:57来源:昆明文产网

关索戏

这是一种古老的戏剧,全国范围内仅在云南省阳宗镇小屯村里流传,它就是被称为“戏剧活化石”的关索戏。

关索戏是傩戏的一个分支,以关羽民间传说的三儿子关索命名,主要歌颂三国时期蜀国的英雄人物。

对于很多戏剧爱好者和研究者来说,关索戏散发着一种难以阻挡的魅力。2011年6月,关索戏入选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只是,当电视、网络、智能手机等开始普及,当现代文化闯入山村,历史悠久的关索戏的根基也受到了动摇:

当地一些年轻人对关索戏已不再那么感兴趣,取而代之的是流行文化,而这也是许多本土剧种所要面对的。

 

 

关索戏的脸谱

5月9日,云南省澄江县首届澄江傩戏文化节举行,两万多群众在抚仙湖畔欣赏“关索印”等传统戏剧。

与京剧等演员现场化妆的方式不同,关索戏的演员们都带着面具出演。2005年,张艺谋执导的电影《千里走单骑》在全国各大院线热映。在电影里,它也被称为“面具戏”。

据阳宗镇政府的文献资料显示,关索戏被称为抚仙湖“四古”(帽天山古生物化石群、李家山古滇文化、水下古城、古关索戏)之一,还被戏剧史学界称为中国戏剧的“活化石。”现在,这一仅存于阳宗镇小屯村的“活化石”面临着尴尬的境地,而阳宗镇准备走市场化道路,让其更好地流传下去。

严格的祭祀仪式

阳宗镇,离昆明市区只有30多公里,位于昆明市区的东部。小屯村,是一个有130多户人家的汉族村子。

据阳宗镇的文献记载,很早以前,小屯村叫做“先锋营”,据说诸葛亮南平时期,负责平定云南的大将关索是先锋,曾在此安营扎寨,所以就叫“先锋营”。明朝云南王沐英的军队又曾在此屯过田,所以更名为“小屯”。小屯村的关索戏,村民们都知道它的故事来源于三国时期,而何时产生,从何而来等,村民们都已经没人能说得清,但大家对它有个一致的看法就是——很古老。

阳宗镇文化中心主任金鹏斌介绍,民间有这样的传说,明朝初年,瘟疫在阳宗镇肆虐,村民们觉得是“药王”发怒了,于是祭拜药王,以唱戏的方式来祈祷神灵保佑村民身体健康。渐渐地,腊月祭药王、正月初一到正月十六唱关索戏成了当地的风俗,并沿袭至今。

关索戏在小屯村村民心中的主要功能是驱鬼辟邪,演出前后有一套严格的祭祀仪式,祭祀仪式在村里的灵峰寺举行。据阳宗镇政府编的《阳宗风情》一书介绍,关索戏祭祀药王的仪式不可改变,不祭祀药王的时候是不能演关索戏的,祭祀活动一般在腊月里的吉日里举行。祭祀仪式主要有:撵鸡,从村里抓来一只雄壮的公鸡之后,要等它自己吃米、喝酒。之后将公鸡杀了,把血滴进酒碗,跪在药王牌位下将鸡血酒喝下。喝完鸡血酒,演员便齐声:“药王大将,今年我们大家诚心诚意替您去玩玩……”跪拜中,领头人念“领圣词”:

关索药王关索经,传与世上众生听,

刘备关羽张翼德,桃园结义万古名。

东奔西逃无基业,三请诸葛佐圣君。

……

祭拜神灵仪式完成以后,就要开始排练,正式的演出从正月初一开始,到正月十六结束。在大年三十晚上,演员们在灵峰寺洗澡,洗完澡就不准回家,吃住都在灵峰寺,不准行男女房事,不准吃腥味食物,大年初一换戏装的时候还要对神跪拜磕头。

之后,关索戏就可以正式演出了,可以在本村演,也可以出村演,演出关索戏不用专门的舞台,稍微宽敞的地方就可以作为演出地点。

正月十六日关索戏演出结束,还要举行送药王仪式。仪式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依然要杀公鸡。全体演员跪下,一齐念颂词,然后把药王的牌位取下来,送到村头烧掉,演员们列队回来,不准回头,不准弄出声响,不准有火光,这样药王才能回天。

低调的传承人

关索戏有20个角色,都是三国时期的人物。只能在家族中流传,每个家族只演一个角色,演员世袭,传男不传女。如果没有儿子,就传给自己最亲的侄儿子。

52岁的龚自成是关索戏省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身着皱了衣角的灰色衬衣、军用迷彩裤,脚上拖着一双沾满湿泥的黑色拖鞋,如果不是随行人员介绍,没有人会想到他是省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

龚自成说:“关索戏传了这么多年,唯一变过的就只有解放以后,演员们大年三十的晚上可以各自回家,不用在寺庙里面过夜,其余的不管是演出形式,还是祭祀活动,都按着古老的方式进行着。”

与龚自成同行的村民周如文,今年48岁,也是省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龚和周两人都没有外出打工,每年除了作为非物质文化传承人有5000元财政补贴以外,家里所有的收入都来源于务农。据他们介绍,小屯村关索戏的演员有8姓(龚、李、周、王、安、宁、朱、陈),共32人。整个戏班子里,年龄最大的是78岁的老人龚向兴,龚向兴以前演张飞,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嗓子不好,就没有再继续唱关索戏。虽然不能唱戏,但老人依旧敲锣打鼓为戏队伴奏,没离开戏队。最小的是18岁的周如民,他退了学就做了村里一位师傅的徒弟,学唱关索戏。德高望重的老传承人李本灿于去年12月份去世,现在在小屯村传承人就只有龚自成和周如文两位。

对龚和周来说,省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这个名号好像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改变,就如《千里走单骑》里让傩戏走进全国观众视野的李加民一样,当时他被媒体称作了“谋男郎”,但这并没有改变他的命运,现在的李加民,依旧在家,当一个藕农。

新修铁路带来机遇

灵峰寺于清朝康熙年间修建,是一个传统的四合院。因为正值雨季,大殿的地面十分潮湿,屋顶的椽子有些已经长霉,放在大殿内的戏服和面具也有几分湿气。金鹏斌说,灵峰寺在雨季经常会漏雨,平常村民们的客事也在此举办。

关索戏的文物保护单位在澄江县,而管理单位是阳宗海旅游度假区管委会,金鹏斌说,这给项目资金申报带来了一些困难,即使有了一定的资金,如果不是专业人士修复,只会破坏了灵峰寺内的文物,起反作用。找文物修复专家,花费不会是一笔小数目。而较大额度的资金申报不到,所以多年来,灵峰寺只是些简单的修补,没法从根本上改变状况。

看着日益变旧的戏服和面具,金鹏斌也很无奈,特别是在面具的制作上。关索戏的面具制作技术要求很高,要足够牢固的同时还要足够轻,并且,不管年份多长要保证面具上的颜色不掉。金鹏斌介绍,关索戏的面具是用羊皮做的,面具上的色彩是用一种特殊的石头磨成粉,然后与颜料混在一起涂上去,制作程序十分复杂,按现在的物价水平,制作一张面具大概需要1500元。当年会制作唱关索戏面具的人都已相继离世,制作技术也就随着他们的离世而渐渐失传。金鹏斌尝试过用纸、塑料代替羊皮制作面具,但没有成功。

除了面具,戏服的制作也让金鹏斌头疼。关索戏戏服上的花纹需要手工缝制,一套戏服做下来大概要3000多元。而关索戏的主角就有20多个,还有几十个配角。即使技术上的困难解决了,换戏服和面具也所需不菲。

去年,阳宗海旅游度假区管委会拨了9.8万元用于关索戏的保护和发展,但在金鹏斌看来,这笔钱似乎只是杯水车薪。“最大的问题还是资金,只要资金问题解决了,其他问题就会慢慢解决。”金鹏斌说。

以往,关索戏为外人所知主要是在正月里阳宗镇的“大香会”上。“大香会”是阳宗镇每年正月十四举行的敬大香仪式,每年都会有4到5万人参加,因为时间跟关索戏的演出时间相重合,很多人就在参加大香会之余了解了关索戏。

正在建设当中的桂昆铁路将穿阳宗镇而过,并会在阳宗镇上设一个站——阳宗站。阳宗镇的路灯上已经有关于三国文化古镇的宣传标语。金鹏斌表示,这将会是关索戏传播的一个契机,把阳宗镇打造成三国文化古镇,是管委会把关索戏推向市场的第一步。

春城晚报 首席记者 李继升 通讯员 罗海昌 文 金鹏斌 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