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文化名人
爱绘画爱音乐爱自然的画家马云
2015-08-17 16:21来源:昆明文产网

马云的工作室坐落在呈贡大学城某小区,走进这户不起眼的楼房却发现别有洞天,其中一间是设计小稿的素描室、两间作画、一间用作书房兼茶室、还有几间稍小的被当作了装画的仓库,两个阳台上种着竹子、兰花和茶花。作为云南艺术学院教授的马云,就藏在这间艺术小天地里,忘我创作。

 

马云的工作室处处都有文艺气息 都市时报记者 孟祝斌

 

空间 小区里的“古玩店”

马云工作室里有满屋子的摆件、挂件、瓷器和书法作品, 古朴典雅,马云的画作都挂在毛坯水泥墙上。“本来想简装一下,但觉得水泥的灰色与自己的画更搭,所以索性把我的古典家具搬进来,画挂上,反而别有风致。”马云笑着说。

画架上放着一幅未完成的油画作品,古典风的窗下有一只黑猫,旁边是一篮鲜红的花红,而窗外是一抹幽深的灰色天空,近处的徽派屋顶和远处若隐若现的山峦融为一体,这本身就是一幅作品,整个画面透着神秘静逸的气氛。

马云平日里喜欢淘一些古旧物件,比如室内那个3.2米长的中式书柜,就是他十几年前在古玩市场收来的。摆满整个屋子的古董雕塑以及桌子上放的古建筑木刻残片和陶器等,也都是他的宝贝。

这些年代久远的古旧物件对有些人来说可能没有任何意义,但是马云对这些旧物却情有独钟。因为收的旧物太多,马云从前在昆明的工作室曾像“一座民间古玩店”,现在这些宝贝又被带到新工作室放着,和主人不离不弃。

 

行走 寻找中国式的新文人精神

马云是土生土长的昆明人,10岁的时候随母亲被下放到红河的草坝镇,一待就是五年,“我画面中的乡土情结,大致就是那个时期对大地的切身体验吧。那时候大人不管我们,每天都在诗意的乡间大地上跑,现在回想起来,觉得非常浪漫。”上中学后,马云就爱画画了,“有一次在苗圃写生遇见林聆老先生画水彩,我一直站在他身后,看他画完。后来经常会在苗圃遇见林聆老先生,总是忍不住要去看一看。”

1977年高中毕业后,马云就被分到昆明第三机械厂当工人。“工厂生活是乏味的,就像卓别林的电影《城市之光》一样,工人们的生活就是一个巨大的齿轮和另一个的巨大齿轮之间的重复作业,人和机器人没有区别。我一想到自己今后的生活会像这样年复一年的重复,就很崩溃。”于是,马云毅然辞职,参加高考,1980年他顺利考上了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开启了他的从艺之路。

大学时期的马云很充实,基础、学院派的美术训练、写生、四处游历,为他现在创作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大学毕业后,马云被分配到云南艺术学院油画系教书。从读大学至今,马云游遍了中国的每个角落,甚至是一些不知名的小地方,他都有涉及。“现在的人总会炫耀,我去过欧洲哪里、美洲哪里,可很少有人说‘我走遍了中国’。欧洲、美国、东南亚等各地我也去过,每一种文化都是不可替代的,它们都好,可当你真正切身体验他们的文化时,你会发现,你与它的语境不同,你完全不能真正深度地进入它。”作为中国人,马云在游历中国时能切身感受到中国文化的渗透,“任何一个地方都是诗意的大地,这种与身俱来的中国文化语境很轻易就融入了我的身体,成为我的心性。”

十多年前,马云去腾冲和顺一游,本打算看看就走,结果却待了七天,每天就在和顺悠然漫游。基于在和顺的感受,马云基本确定了他的画风和心性,“和顺就是个无墙的博物馆,天地虽小却含有深意,其动人之处是流露出的人文气息。在和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这是一个‘天人合一’、古风犹存、诗意栖居的大美之地。和顺激活了我的神经细胞和我的体验,使我重获自信。”在和顺,马云终于寻找到了自己画中的新文人精神。

追求 表达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希冀

马云的画特别和谐,可以说是天人合一之作,这种境界是西方艺术素描,特别是西方现代艺术素描中所没有的,它们(西方现代艺术)基本上都是矛盾、冲突、对抗、激烈、变形,不安的状态。而马云的作品的这种和谐之美是中国传统的东西,但是在形式上又具备油画的因素。

马云通过对画中清澈的水、纯净的空气、温柔的阳光和质朴的人物之间相互照应、相互依存的艺术再构,表达出他对人与人、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希冀。马云平时研究最为深入的是中国古典诗词,这对他画面的构图、题材以及追求的平淡意境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因此,在马云成熟风格题材的作品中,总是以表现自然平淡的题材居多,通过对光影、水纹的捕捉,极力表现出自然呼吸的随意状态。

《一家人》是马云典型风格的一件作品,图中的穿吊带的女人也是马云作品中典型的艺术形象。这幅画秉承了马云一贯的艺术风格,将平淡、闲适的生活以及对自然光影的捕捉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画画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它非常具体,你每天都要跟颜料、笔墨打交道,需要花很大的功夫和时间去修炼才行。”马云每天早上9点起床,看看书,喝喝茶、画画速写手稿。中饭后,他便扑到画框前,一直画到太阳下山,“随着年龄的增长,现在越来越觉得画画的时间太少了,我必须争分夺秒才行。”

赏乐 能听出音乐中的微妙感觉

和记者聊天时,马云的工作室一直有音乐在流淌,是他最喜欢的美国摇滚乐队Aerosmith(无定形物)的《Another Last Goodbye》(另一个永别),“我是个音乐发烧友,读书时期,我只要听到古典音乐电台的一段旋律,就可以说出是哪个大师的哪首曲目,甚至哪位指挥家。我收藏了4000多张CD,都是我甄选出来的精品。”至于播放器材,马云指着自己的音响说,“这是我一个玩音响的学生亲手做的,纸质喇叭,用了10年,音质依然很完美,能听出音乐中神经质的颗粒状的微妙感觉。”

如今,马云一直在他追求的绘画之路上走着,“我一直相信自然的力量,它不会使我的心灵枯竭。一个不脱离自然世界的虚构,会使生命充满想象。这其实是一个需要不断领悟才能去悟‘道’的境界。”

正如感性的描述可使与其对应的符号变得清楚易懂一样,在文化根基中,在现今社会的背景下,画作对于马云而言,就像一种不可替代的语言,展现了其生命气息的能量与节奏,让他得以“轻舞飞扬”。

名片

马云

昆明人,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现为云南艺术学院油画系教授,工作生活于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