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文化市场
“水墨绘东川”画展在昆亮相受好评
2016-03-10 11:06来源:昆明文产网

 

  初见寇子皓是在年初昆明最冷的那一天,大雪纷飞,银装素裹的昆明城竟有了几分北国风光。当时昆明市博物馆正展出“水墨绘东川——寇子皓蒋丽萍双人展”,一大早寇子皓就站在展厅里与前来看展的市民闲聊。他看似是一个极为传统的人,但言语之中尽是先锋之感。

  【人物简介】

  寇子皓

  1953年12月生于昆明,祖籍湖北安陆。上世纪70年代初拜著名山水画家闫甫先生为师,学习传统山水画,对石涛、髡残、黄宾虹的技法下功颇深,远追元人山水笔意。作品入编《当代中国画名家全集——山水篇》、《中国写生作品集》等典籍,发表于《鉴藏》、《世界知识画报》、《中国收藏》、《时代人物》、《当代中国画》等,作品《银杏村之秋》获2013年第13届纽约国际艺术博览会金奖,昆明电视台曾对其艺术成就做过专题报道。

  【状态】

  每日卧游“竹外农庄”

  寇子皓给自己取号“大东老农”,表露了他对简单自由、无拘无束的生活的钟爱。即便他在昆明城边太平片区的“竹外农庄”工作室还没完全收拾好,他便匆匆搬进笔墨纸砚,开始挥毫了。“我不图它的豪华与昂贵,只图它从早到晚暖暖的阳光,四季不缺的生态蔬果,透明清澈的蓝天空气,以及宁静无尘嚣的环境。”寇子皓在向记者描述这一切的时候,满足之情溢于言表。

  初踏进寇子皓的工作室,挑高的楼顶配上硕大的落地窗,整个房间通透明亮,屋子里随意摆放着旧桌椅和简易床,四处挂放着他几天前临摹的书法和绘画。工作室设在一楼,楼上是生活区,最让人心动的,是房外的花园,左边是瓜果蔬菜园,右边养些菖蒲,甚至还看到了一台石磨。寇子皓在这片小天地里,白天临帖作画听音乐,又可到园中锄地种花种菜;夜晚,透过明净的落地玻璃可仰望星斗,思绪中能与庄周交流到梦的深处,简直惹人艳羡。

  寇子皓说自己的下半生都要在此卧游,在他心中,卧游是每一个山水画家到了一定年纪的理想。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留住心,把人生历程的积累作一个总结,留给后代子孙参照。

  【初学】

  拜师闫甫学“六法”

  上世纪50年代生人比较理想主义,成长于书香门第的寇子皓也是如此。从小他就练字,时至今日也每天坚持临摹名帖。不断的自我摸索中,寇子皓渐渐对中国传统书画着了迷,一发不可收拾。1972年,还在上中学的寇子皓在北京饭店看到了闫甫先生的青绿山水,便被深深地迷住,想尽办法去闫甫先生家中拜师:“本来闫甫老师不太愿意,但我走的时候,藏在袖子里的书法掉出来被老师看到,让老师改变了主意,愿收我为徒。”寇子皓从此潜心研习传统山水画技法,从闫甫那里,他学到了什么是“六法”,并渐渐了解到何谓“雅俗”“格调”和“趣味”。闫甫老师对寇子皓影响最深的一句话是:“你不要学我,去学石涛、髡残,那更适合你。”因为这句话,寇子皓对石涛、髡残、黄宾虹的技法下功颇深,不断在自我否定和创新中找寻自己对书画的独特见解,让作品呈现出另一番气象。

  2013年,作为云南唯一一位受邀的书画家,寇子皓带着作品《银杏村之秋》远赴美国参展,那幅作品他足足酝酿了3个月,突然来了灵感后半小时就画了出来。作品展出后大受好评,一举获得第十三届纽约国际艺术博览会金奖。

  【创作】

  一心画好云南山水

  “云南有丰富的人文山水,我认为云南的画家就应该画云南山水,画好了云南的大山大水,天下山水皆不成问题。”寇子皓的创作,一直都离不开云南的山水。他有名的茶马古道系列将云南的山水和人的生活串联起来:“光画山水很难表现出云南山水的魅力,必须走进生活,恰当地表现生活,自然能衬出山水之美。”

  在寇子皓的众多作品中,趣味和文人气一直都是标签式的存在,他善于将云南山水融入民俗民风,作品笔力雄厚,苍茫悠远却饱含趣味,亦不乏生活情趣。“文人画不是画出来的,而是写出来的。”寇子皓的书法与绘画从不分家,写着画,画着写。“文人画所展现的,并不是画家那一点微不足道的技法,而是他对待生活的态度。”一直以来,寇子皓在艺术创作上坚持以继承创新为本,主张心境主宰画境,强调正大气象。他在创作探求中,做到与生活相应、与时代合拍、与自然共鸣;在继承优秀的文化传统同时,又将中国文化的内蕴与现代理念有机结合,强调文化、强调人格、强调精神。当然,那些巨制宏幅的峻山雄川,取正、取大、取实、取雄强、取磅礴,从而让作品展现出一种全新的正大气象。或许我们会在腾冲的银杏村或者任何一个美丽的角落见到寇子皓的身影,因为接下来腾冲之美将是他的主要创作方向。

  【生活】

  吃喝玩乐中出佳作

  子皓作品中的那股文人气,除了需要深厚的笔墨功底,依靠的正是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归璞的生活方式。用寇子皓的话说,没看过、没吃过、没玩过,那你能画什么?年轻时期寇子皓当过知青,从过仕,经过商,破过产,尽管几多变动,书画却犹如打入骨子里的烙印,从未从他的人生中淡出。“知行合一是艺术创作力最有价值的存在,但行又比知更加重要。”一直以来,寇子皓便始终把“行”放在第一位,每年他都有自己的出行计划,一年中甚至有三个月都在外面旅游,只有体会不同地域的风土人情、生活方式,才能看懂山水之美。一把钓鱼小凳,一本速写本,一坐就是一天,在外写生的时间里,寇子皓与山水相伴,与自己相处,将大美绘于形。

  寇子皓不加入任何艺术团体、没有任何头衔、远离主流艺术圈。在他眼里,太浸淫“圈子”很容易丧失自我,好的艺术往往都是在寂寞中产生的。“一个在乎名利的画家,是最劣等的画家。”寇子皓如是说。寇子皓没有学生也没有徒弟,但常常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办一些笔会,微醺过后,研墨斗文,友人惊呼“这一笔画得太好了”便足矣。寇子皓说,他的梦想就是像张大千那样,种菜、养花、旅游、斗蝈蝈……

    都市时报记者 赵烨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