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文艺精品
这些被遗忘的昆明匠人 却用心干了一辈子
2016-03-29 16:01来源:昆明文产网

  当下,日益壮大的中产群体与价值多元的现代社群,正和危机四伏的公共环境、食品安全进行着旷日持久的对峙。人们对手作、手工产品的认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强烈过。“中国新工匠”,以此为工匠精神正名,重拾失落已久的工匠精神。

  从这些老店老手艺人的身上,面对萧条的现状与时代潮流,我们看到了他们的无奈,更看到了他们对传承手艺的喜爱和坚守。

在昆明老街做一条手工皮带

1

  走在昆明的大街小巷里,皮革店、钟表店等古老的店面踪迹难寻,偶遇“又新皮革店”。低矮的两层木楼,木板泛着土灰色,不到10平米的店面泛着陈旧的色彩,与昆明市中心周围的高楼大厦相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店主老许,却是许多人慕名前来寻找的昆明匠人。

  “又新皮革店”位于昆明颇有历史的光华街。主人许师傅今年已快70岁了,在这条街开店30多年。老许开店那会儿这条街只有两三家店,但沧海桑田,30多年来许师傅的店还在。

2

  捏住要裁掉的一段,在砧板上用裁刀切断,之后用修边刀修整一番,做了带圈,拿扁木棍在皮带两边划了两道印子,是为花纹。老许动作麻利,手艺娴熟,前后不到十分钟一条皮带就制作完成了。顾客十分满意,在店里就将新皮带换上。

  “要一条皮带,何需千里迢迢跑到老旧的店里去买?商场里什么时髦样式没有?我们手工制作的皮带,外观是没有办法和机器生产的相比较。所以,我把每一条皮带都做到最好,尽量让每一个顾客满意。”面对工业革命带来的市场变化,老许心里是有数的,可他还是朴实的坚守着。

 
历史洗礼下的墨香之路

3

  在云南书画界,一提到用墨,必然有一个绕不开的老字号——天宝斋,这也是昆明唯一保留下来的手工制墨坊。

  在昆明近郊的团结街道办,一间200多平米的厂房里,一台古老的研墨机不停地转动着。在这里,“天宝斋”传统制墨技艺的第五代传人李玉霖带着17名工人,以全手工制墨的方式延续着祖传的制墨工艺。

4

  走进天宝斋的厂房,一股浓烈的墨香扑鼻而来,工人们正在忙着制墨。李玉霖说,墨的制作配方和工艺非常讲究,不同流派有自己特有的绝技且秘不外传。各派中针对不同的制墨原料,也会采用不同的生产工艺,如桐油、胡麻油、生漆均有独特的炼制、点烟、冷却、收集、贮藏方法,松烟窑的建造模式、烧火及松枝添加时间与数量、收烟及选胶、熬胶、配料和剂等也各有秘诀。

  “现在天宝斋生产的松滋侯墨汁,继承了父亲一生制墨的经验,除保留了原有的传统独特工艺配方,又与现代科学相结合。”李玉霖介绍,这种墨选用高色素炭黑、动物明胶、自制上等香料,仿古配制而成。特点是色泽黑亮、宜书宜画、浓度适中、气味芬芳、耐水性强、易于保存。 

昆明老字号毛笔店的绝唱

5

  昆明闹市区街头车水马龙,而隐没在西安巷里的“张学成毛笔庄”却略显冷清。年过八旬的店主桂焕兰拿着牛骨制成的工具,在冷水里梳理着毛须。百年毛笔庄历经风雨飘摇,桂焕兰也成了昆明最后一位能完成全道工序手制毛笔的制笔人。

  在小店墙上,用相框裱起的报纸,无声的诉说着笔庄历史:张学成毛笔庄者,创自清光、宣年间,属南派赣系,与吴兴“湖笔”同一祖源。自曾祖开基,绵延至今,几近百年。民国初,避兵乱,祖父西迁入滇,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在昆颇有名气。

6

  店铺一角的柜子里,大大小小的青花瓷罐装着不同型号的毛笔。据介绍,一款好的毛笔必须具备“四德”,即“尖、齐、圆、健”。做笔时四大工序、108道小工序都马虎不得。按照工序,笔庄现在每月能出400只毛笔,而且每天必须工作8小时。

  现在,桂焕兰最大的愿望是把手艺传承下去。为此,她需要儿子更勤加练习。而更多的希望,则寄托在孙辈身上。桂焕兰看好的是大儿子家的张维和小儿子家的张佳。她说,这两个孙辈由她一手带大,从小看得多,且有一定的实践,“现在学,完全来得及”。

7

  “我不知道老人会不会有传男不传女的想法。但是不管怎样,我也肯定不会让这份技术失传。”孙女张佳如是说。(来源:昆明信息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