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了解莲花池是因为陈圆圆?
2018-02-22 16:40来源:昆明文产网

大多数昆明人对莲花池是熟悉的,因为有个叫陈圆圆的美丽奇女子的传说在这里。

陈圆圆又名陈沅,字畹芬,原籍苏州。她本来姓邢,父亲名叫邢三,住在苏州奔牛镇四亩田村。陈沅出生不久,母亲去世,由姨母抚养长大。因为姨父叫陈货郎,圆圆也就由邢姓而改成姓陈了。

1644年,陈圆圆落入李自成部下之手,这成为了触发吴三桂降清的重要原因之一。降清后,吴三桂被封为平西王,受命镇守云南,于是把陈圆圆也带到了云南昆明。万般宠爱陈圆圆的吴三桂本想废掉原配张氏,立陈圆圆为“正妃”,却被陈圆圆婉言谢绝,她的深明大义让张氏刮目相看,这也直接促成了吴三桂在莲花池建园。

6c4b902e0f331be65cc705

莲花池地处商山之麓,至今已有1500年的历史。明代,银汁河注入莲花池,是池水更为充沛。池中广种荷花,因此称为荷花池,又名龙池。“龙池跃金”是昆明六景之一。明天启年间刘文征的《滇志》载“北城外二里有莲花池,池可一里许,四时水不竭,有亭临于上,祀大士。”莲花池的名字,首次出现在典籍中。

吴三桂在此间修建别墅和花园,称为“安阜园”,是特为陈圆圆而建。因为陈圆圆是江苏人,吴三桂在选址莲花池后,更是依傍着池水把“安阜园”建成了一处苏州园林,整体布局模仿退思园建造,处处都是江南景致,占地6.5余亩。根据仅有的一些记载,我们还能依稀看到当年吴三桂和陈圆圆在这里饮酒作乐,吴侬软语,缠绵不尽。

清初,南明永历帝被吴三桂绞杀后,焚尸于莲花池畔,并就地草草掩埋。不久,吴三桂就在莲花池建造了安阜园,供陈圆圆居住。现在公园里的一个山丘之上,林木之中,还有一具用青铜制作的永历帝被绞杀之后的伏地像。

安阜园是一个“园中园”,每出一道门、一个廊,眼前都是一个园林,而园园不同,各有景致。借莲花池原有的湖面,辅以假山、亭榭、石桥、游鱼、莲花,巧妙营造出精致而不造作、小巧而不拥挤的园林景观,移步换景,妙不可言。青砖、灰瓦、棕柱、粉墙的燕安堂与虎阜堂互为“对照堂”, 两堂共同面对着园中花池,与池边太湖石相辉映,虚实相映,是当年吴三桂与陈圆圆的“客厅”。园中不但建筑考究,还充满文化内涵,出自历史典籍或名家之手的楹联、匾额随处可见,或大气或雅致。虎阜堂正面楹联“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出自清代诗人吴梅村《圆圆曲》。

妆楼,是安阜园中唯一保留至今的古建筑,也是传说中陈圆圆的梳妆台所在。她每日会在这里精心打扮,微描柳眉、薄施粉黛、轻抹朱唇、细理云鬓,插金钗一枝、戴珠宝数点。天生丽质,无须过多装扮,便能展现的出女性最美的一面。加之从小学艺,举手投足间尽显风姿,移步出妆楼,襦裙随腰而动,纤手拈花,笑靥如春。这般风姿,几人看了不为之倾倒?建造考究精美的安阜园有美人居于此,更是相映成辉。

日后的平西王,难免沉于酒色,身边又多了年轻貌美的女子。陈沅忽然发现两人当初的那份浓情蜜意已是悄然逝去,从此陈与吴之间的感情已非昔比。陈圆圆看破红尘,到附近的宏觉庵出家做了世外之人,法号寂静,字玉庵。

康熙十二年,吴三桂举兵反清。派人到宏觉庵找到陈圆圆,告以举兵反清之事,并说要带她北还。圆圆听后,无比感伤地说:“为时已晚了,流光易逝,我已有所顿悟,一切皆已看透,北国的风光已不再让人留恋,我将留在清冷的莲花池畔,守着青灯黄卷,了此残生……”。时近黄昏,吴三桂在凄厉的号角声中,带兵出征了,陈圆圆也怀着莫可名状的心情,留在了宏觉庵里。

6c4b902e0f331be65cd80b

公元1678年秋天,传来了吴三桂兵败并病死于衡阳城的消息。又过了几年,在一个叶落萧瑟的深秋的傍晚,陈圆圆正伴着青灯古佛,手持念珠,虔诚诵经时,总督蔡毓荣亲自带领兵丁前来查抄吴三桂的珍宝古玩。圆圆从容走到窗前,遥望着秋水长天,默默自语,她双手合十,在“祥中祥,吉中吉,波罗会上有殊利,一切冤家离了身,摩诃般若波罗蜜......”的謁语声中,安详地跳入莲花池中。静静的池水,掀起一阵阵涟漪,而后又陷入久久的平静,久久的平静。

而陈圆圆最后的归宿在历史上一直是有争议的,有人认为她在莲花池投池自尽,有人认为她在别人的帮助下逃到了贵州,也有人认为她在云南出家以后最终以一个出家人的身份终老。据现在公园里所立的“莲花池公园简介”的石碑上所记载,安阜园为清兵所毁,陈圆圆则不知所终。

她本是秦淮河边一个轻弹浅唱的歌女,可以守着自己的琴弦与舞蹈,平静地安度一生。也许是命运弄人,也许是为了还前世的债,在不经意间,一个纤瘦的红尘弱女,就无端的被卷入历史的滚滚烽烟中,背负了也许该也许不该她背负的责任。而属于她自己的人生跌宕起伏的情怀,却只能默默地变为她自己无以言说的痛楚,在青灯黄卷的时光背后,无声的埋葬了自己的铅华。

可以确定的是,陈圆圆在莲花池边的安阜园中生活了近20年。这20年,可能也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20年,生命和个人情怀都在这里得到了升华。最终,成为昆明人民心中的一个凄美的传说,飞短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