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金马碧鸡坊 二十正芳华
2018-05-21 16:10来源:昆明文产网

002324a0bea41c6c50e615

金马碧鸡坊下游人如织。记者周密摄

002324a0bea41c6c50e616

美编王丽娜/制图

“现在我们所站的位置,就是昆明市地标金马碧鸡坊。这里每60年就会出现‘金碧交辉’的奇景,是著名的‘昆明八景’之一。”导游赵娜领着一群来自哈尔滨的游客来到金碧广场,为这个有17个成员的旅游团作讲解,大家听得津津有味,连连点头。

赵娜讲的主要是街坊传说。事实上,金马碧鸡坊并非“昆明八景”之一,“金碧交辉”也只是传说。从1998年奠基重建至今,金马碧鸡坊这20年间的芳华岁月,大家都比较清楚,但之前几百年间的那些“城中旧事”,别说游客,就是土生土长的老昆明人,也不一定说得上来。

始建

或与先民信仰有关

“有句广告词叫‘大宝天天见’,其实,我与金马碧鸡坊才是真正的‘天天见’。”在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工作近30年的李女士,对金马碧鸡坊有着深切的感情。她住在顺城商圈附近,每天上下班都会路过金碧广场,见证了金马碧鸡坊的最近一次“重生”。

不过她也只了解金马碧鸡坊这20年的变迁,对于之前那些遥远的历史,她也是通过网络略知一二。“都说金马碧鸡坊是昆明的象征,但是熟知两坊往事的人却不多。即便像我这样的老昆明人,也说不清楚。”坊下游人如织,抚摸着金马坊的画栋,李女士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金马碧鸡坊不是古建筑,而是在原址根据资料还原重建的仿古建筑,因此不属于文物。”为还原两坊历史,记者咨询了文管部门的相关专家,得到这样的答复。那么两坊的过往传奇,就只能在古文献中找寻了。

关于金马、碧鸡两坊始建时间,古文献里说法不一。《新滇志》记载为明初永乐年间(1403年—1424年),《老滇志》则称两坊于明宣德年间(公元1426年—公元1435年)建造,这也是如今史学家比较认可的建造时间。按照后者计,两坊历史迄今已近600年。

由于战乱等原因,历史上金马碧鸡坊曾多次被毁。1997年,为迎接昆明世博会,昆明市政府决定在改造扩宽金碧路的同时,恢复重建金马碧鸡坊,由昆明市园林规划设计院设计方案,制作模型,反复论证。方案经审定后,由昆明市园林建筑工程处负责施工,昆明社会各界衷心拥护,踊跃献计捐资,积极参与重建。1998年12月19日,金马碧鸡坊举行重建工程奠基仪式,次年建成开放,供游人参观,成为昆明地标性建筑物之一。

如今的金马坊、碧鸡坊,高12米,宽18米,雕梁画栋精美绝伦,与忠爱坊合称“品字三坊”。它们所在的三市街与金碧路交叉口,成为外地游客来昆明的“打卡”之地。

“品字三坊”中,忠爱坊的由来已为人所皆知。《云南文史博览》中对此有详细描述:元代赛典赤·赡思丁主滇六年,功勋卓著,成绩斐然。赛典赤体贴民情,造福于民,得到百姓爱戴。元十六年(1279年),赛典赤死在任上,“百姓巷哭”,而忠爱坊,就是为了纪念赛典赤而建造的。

而金马碧鸡两坊的建造缘由,却众说纷纭。民族学家及史学家偏向于图腾崇拜一说。

金马碧鸡的传说源远流长,在公元前的西汉就在民间有流传。《汉书》记载,汉宣帝曾封王褒为谏议大夫前往云南祭祀金马碧鸡之神,王褒因故没有到达,写了一篇《移金马碧鸡颂》进行遥祭。

《后汉书·西南夷传》载:“此郡(益州郡,今昆明)河土平敞,多出鹦鹉、孔雀。”各种飞禽成群生活在山林溪谷之间,深受少数民族先民的喜爱和崇拜,认为是吉祥美好的象征。檀萃《滇海虞衡志》则载:“马产几遍于滇,而志载某郡与某某郡出马,何其褊也。”“南中民俗,以牲畜为富,故马独多。”正因为马在人们的生产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少数民族先民赋予了马许多神奇传说。《华阳国志·南中志》有关金马碧鸡的记述,表明了当时各少数民族先民居住的南中地区可能已出现了动物图腾崇拜的信仰。而图腾崇拜的故事则被人们编织出来,产生了一个个神话传说。

在老昆明的传说中,流传较广的一个是:昆明城曾遭遇大旱,民不聊生。后来天降祥瑞,一只碧鸡展开巨羽为昆明遮住烈日,自己承受烈日烘烤。远方又跑来一匹金马,搭救碧鸡,却被雷电击中。金马碧鸡最终倒下,在安葬它们的地方,涌出泉水,从此解除了昆明地区的干旱。人们为了纪念两只祥物,建造了金马碧鸡坊,在寄托哀思的同时祈求风调雨顺。

沧桑

三毁三建见证历史

历史上,金马、碧鸡两坊几次被毁,又几次重建,见证着数百年来老昆明的兴衰变迁。

关于金马碧鸡坊的兴废,清代文献有着详细的记录。最初的金马坊、碧鸡坊,毁于明清更迭之际的1637年,即清顺治四年、明永历元年。后又在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重建。道光九年(1829年)布政使王楚堂重修。咸丰七年(1857年)与忠爱坊同时被毁。时至光绪九年(1883年),云贵总督岑毓英奉命重修东西寺塔,并一同重修了忠爱、金马、碧鸡三坊,也就是现在的“品字三坊”的原型。

镶嵌在东寺塔茶花园东北角墙壁上的《重建东寺文笔塔暨忠爱金碧三坊碑记》中,详细记载了光绪九年(1883年)至十三年(1887年),岑毓英主持修建东寺塔及忠爱、金马、碧鸡三坊的经过。碑文由吏部拣选知县、昆明人金汉青所作。碑文中将当年乡贤、富贾所捐赠钱财一一列出,详细记录了兴修一塔三坊的捐赠与支出情况,对于史学家研究当时的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非常大的参考作用。

金马碧鸡坊在近代也承载了昆明的历史沧桑,在沉默中见证了时代变迁。二十世纪初,护国起义军从坊下出征讨袁;40年代滇军出征台儿庄、赴越南受降,后民主运动兴起,群众示威游行,均行进于坊下。 50年代初,解放军更从两坊进入昆明。此后,几经油漆修饰,两坊焕然一新。后在十年动乱时期,金马碧鸡坊毁于一旦,“金马碧鸡荡销尽,千载胜迹无处寻”。

1997年,昆明市委召开常委会几次讨论决定,请来古建专家恢复重建金马碧鸡坊,根据老昆明图片及记载,“原址原样原貌”进行恢复。1998年,由民间集资,昆明市园林局设计复原建造。除了柱子采用钢筋混凝土材料外,其余完全按原作的大小尺寸及样式建成。1999年3月,金马碧鸡坊建成,昆明市政府落石碑有文:“重建金马、碧鸡二坊,其柱、梁、椽,均采用钢混构件,选取优质木材制作其斗拱、匾、额。‘金马’‘碧鸡’坊名,沿用呈贡孙清彦原书字迹复制,妥帖金箔,上下之款,仍落旧题,由当今书家赵翼荣以楷补书,旨求重建如初,再现昔日景观。重建工程于公元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奠基,公元一九九九年三月竣工落成,世人復以重睹金马、碧鸡二坊之巍峨雄姿,感受我中华滇文化之无穷魅力。”

考证

不属八景胜似八景

在老昆明传说中,每到乙酉年,如果当年的中秋节合着秋分,这天的傍晚,太阳的余晖从西边照射碧鸡坊,倒影投到东面街上;同时,月亮从东方升起后,银色的光芒照射金马坊,倒影投到西边街上。两个牌坊的影子,渐移渐近,最后互相交接,这就是每60年才出现一次的“金碧交辉”。关于这一奇景,在《云南风物志》《昆明风物志》等书里都有记载:“相传清道光十七年,恰逢中秋日在秋分节令,是日天气晴和,昆明百姓聚集于三市街口。酉正初刻二分,日月正对,两光相射,日照碧鸡,坊影清晰,倒地东进;月照金马,坊影稍淡,贴地西行。两影渐凑渐近,初距两丈,不到两分钟,就前移相交,结合之后,倒影即渐消逝。清光绪二十三年,中秋又遇秋分,城中百姓又聚于坊前观景,两坊倒影渐渐趋近。不料相距仅一尺之遥,光影忽然消逝,功亏一篑,交辉未成,观者无不搓手叹息……”

去年恰逢农历丁酉年,也就是说,传说中60年一遇的奇景可能出现在9月底。但令人失望的是,许多市民翘首以盼的盛景并未出现。

虽然书中有记载,但用词是“相传”。“金碧交辉”真的存在吗?

据天文学家介绍,由于日、月、地三者相互之间万有引力的影响,运动方式非常复杂,不可能有一个60年重复的周期关系。月亮本身并不发光,之所以看到光亮是因为反射了太阳光。而满月时月亮最亮的光线,即使在太阳已经落山后的一个短时间内,也不足以在地面上投射出影子来。更何况在太阳还照射着的时候,就更不可能投射出坊影了。因此,从天文学角度来看,“金碧交辉”现象几乎不可能出现,这种现象更像是劳动人民对“天降祥瑞”的期待,及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寄托。

而由来已久的“昆明八景”一说,有着“元代昆明八景”和“明清昆明八景”两种诠释。

元代诗人王升在《滇池赋》中,赞美了元代昆明的繁盛之景。因曲中有“碧鸡峭拔而岌嶪,金马逶迤而玲珑。”一句,因此人们把碧鸡、金马与玉案、商山、五华、三市、双塔、一桥,并称为“元代昆明八景”。在许多人心目中,碧鸡与金马指代的是如今的金马碧鸡两坊,但金马碧鸡坊始建于明代,不可能出现在“元代昆明八景”的描述中。因此曲中的“金马碧鸡”,实际上指的是昆明东郊的金马山,及滇池西岸的碧鸡山(即今日西山),并非现在的金马碧鸡坊。而明清昆明八景指的是滇池夜月、云津夜市、螺峰叠翠、商山樵唱、龙泉古梅、官渡渔灯、灞桥烟柳、蚩山倒影,没有金马碧鸡的踪影,更遑论金碧交辉之景了。

虽说如此,金马碧鸡坊在昆明人的心中仍是祥瑞的象征:金马与碧鸡神圣而吉祥,护佑着昆明人民风调雨顺、世代昌盛。

未来

坊下传承非遗文化

如今的金碧广场已经成为外地游客观光旅游的必经之所。广场上除了伫立的金马碧鸡两坊,民族特色商品、特色美食小吃、服饰蜡染、花鸟鱼虫、茶叶茶艺、中草药材、翡翠珠宝、白族银器、古董古玩、高端会馆、精品酒店应有尽有,以蓬勃的精神风貌迎接着游客的到来。

1999年,随着金马碧鸡坊对外开放参观,云南金马碧鸡旅游商城股份有限公司便随之应运而生,负责以上海城隍庙及南京夫子庙为蓝本建造仿古建筑群,也就是如今的金碧广场。

公司主要负责人介绍,金碧广场依托金马碧鸡坊为主要景点,同步建成的金马碧鸡旅游商城大型古建筑群,是国家商务部、国家步行街管理委员会冠名的特色商业步行街。

为进一步展现金马碧鸡夜景之美,2017年7月,昆明金马碧鸡广场亮化提升维护施工全面开展,施工人员借助升降摇臂设备,对金马碧鸡牌坊的照明灯具和线路进行更换维护。这是自1999年以来,第一次大规模对金马碧鸡广场进行全面亮化改装,亮化提升维护施工需要更换金马碧鸡广场范围的照明灯具3万多个,其中金马碧鸡两个牌坊的照明灯具1000余个。每到夜晚,金马坊与碧鸡坊相映成辉,在夜晚点亮了昆明美景。

对于未来,云南金马碧鸡旅游商城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认为,目前旅游景点存在的“同质化”过于严重。为防止“同质化”带来的市场疲软,下一步计划引进云南体验式非遗文化门店,召集传统非遗文化传承人,向他们免费提供店铺,将金碧广场打造成为依托金马碧鸡坊景观、独一无二的非遗文化主题综合步行街。

记者 任翊翔 (昆明日报)

随评

文化魅力 独领风骚

一孔

每次走过金碧广场,一种历史厚重感油然而生。巍然的金马碧鸡坊,是历史的见证者,也是历史的展示者。它的过去,让人津津乐道;未来,令人满怀憧憬。讲述金马碧鸡坊那些鲜为人知的事,根本目的就是要讲述昆明好故事,传播昆明好声音,利用厚重的历史文化引领发展,增强城市的文化软实力和影响力。

金马碧鸡坊是昆明的著名地标,在昆明历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多少动人的传奇故事由此而生,多少重大的历史事件在此上演。迄今约600年的两坊,承载着昆明的历史文化,见证着昆明的历史变迁。从这里,我们可以感受到中原文化与边疆区域文化、汉文化与少数民族文化、中西文化的交融发展,可以重温悠久的历史、光荣的革命传统。

文化魅力,独领风骚。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一座城市的文化深度与底蕴,更是关系到城市的长远竞争力和影响力,是文化让一座城市在激烈的竞争之中脱颖而出,为世人所知,为历史铭记。以金马碧鸡坊等为代表的众多历史文化载体所展现出来的文化魅力,对于全面提升历史文化名城品牌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

提升历史文化名城品牌,坚持文化引领发展,昆明具有独特的优势。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塑造了昆明独特的城市个性,构成了独具特色的城市品质。正是这种文化的自信,为昆明的发展提供了强大动力。对历史文化,要认真传承和弘扬,使得城市现代化与历史文化遗产和谐共生,延续城市历史、延伸城市文化、繁衍城市文明,让文化直接站到舞台中央,担当主角,并贯穿始终,真正做到用文化引领城市发展,从而改变城市经济的发展和增长模式,建设独具魅力的共同家园。

提升历史文化名城品牌,需要一大批像金马碧鸡坊一样的文化载体支撑。盘点一下,这在昆明为数不少。以护国运动、抗战文化等为代表的重要历史节点和事件品牌,以云南陆军讲武堂、西南联大等为代表的重要历史机构品牌,以郑和、聂耳等为代表的历史文化名人品牌,以石龙坝水电站等为代表的近代工业遗产品牌,以筇竹寺五百罗汉等为代表的宗教建筑品牌,以翠湖、金殿等为代表的文化景观品牌……这些,都要让其重新焕发生机,传播昆明故事,展示昆明魅力。

文化兴城市兴,文化强城市强。提升昆明城市文化内涵、品位,增强昆明文化软实力和城市美誉度,实现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目标,离不开优秀传统文化的滋养。

两座牌坊,就有这么多的话可讲,将来还会乐此不疲,魅力就在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