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文化名人
“80后”李俊锋的“漆”美故事:一叶一蓬一葫芦 匠心筑梦绘传漆
2019-04-26 16:08来源:昆明文产网

55921556213355094

大漆“犟人”李俊锋。

9821556213355094

色泽灿烂的漆器。

92521556213355110

绚丽多彩的漆器工艺品。

说起大漆,总让人觉得古老、神秘、陌生……做漆过程又是那么繁琐而漫长,少则两三个月,多则半年。对于“80后”大漆匠人李俊锋来说,每一件漆器都可遇不可求,它绚丽的美饱含人与自然对话的温度。这,正是大漆的魅力所在。

今天,不妨跟随我们的文字和镜头,走进昆明世博园非遗研学基地,了解李俊锋和大漆之间的“漆”美故事吧!

传统工艺的匠心:一年只做一两件漆器

2012年春天,李俊锋去拜访爱好收藏的一位朋友,无意间发现一件漆器,瞬间便被它吸引。从此,便有了大漆“犟人”李俊锋。

“在云南,没有任何参考,也没有师傅。这是学习大漆最困难之处。”李俊锋说,中国大漆的历史有7800多年了。在云南近现代史上,也出现过一些技艺精湛的老艺人,比较有名的是严锡范先生。但是,云南漆器整体上传承无序,造成后来者探索路上的艰辛。

起初,李俊锋只能不断查阅资料,去各处寻找相关信息。谁知,这一翻就翻到了2014年。

之后,出生于云南的李俊锋创立柒拾叁漆器工作室,他每天都会在这里坐很长时间。做漆艺,第一材料就需要天然大漆,过敏是做漆人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我一直痒了8个月,皮肤红肿难耐,慢慢才有所缓解。”如今,李俊锋说得很淡然,“世间万物都有它的脾气,越好的东西脾气越大。”

“大漆之所以称为‘大’,是因为它的包容性,可用于漆器胎体的材料很多,有木胎、竹胎、皮胎、布胎、陶胎、金属胎等。”李俊锋说。

寻找、制作胎体,他从头学起,漆器的绚丽多彩,是因在纯漆里加入各种矿物颜料,很多颜料配方也是他慢慢摸索调配出来的。一遍遍地上漆,然后观察胎体会不会出现气泡、毛刺、起皱等问题,他用最“笨拙”的方法一点点尝试、一步步摸索,而一件漆器从最初的胎体到成型,所有工序有几十道,甚至上百道。这都需要反复试验、不停改进,一年下来就做那么一两件漆器。

李俊锋深知,漆者并非一日之功,一道道工序打磨出的漆器,坚忍、恒久而绚丽。期间,他还游访了中国四大漆器产地,与当地漆艺匠人交流,汲取各家所长,形成了自己的创作风格。

推陈出新的创意:“天做一半,我做一半”

在昆明世博园非遗研学基地的漆器研学馆里,陈列着李俊锋的漆器作品,有天然石榴脱胎大漆茶盏、天然葫芦胎茶盏、自然胎脱胎漆器茶盏等。这些漆器作品,以犀皮漆为主。犀皮漆,起于唐朝,在宋朝时十分流行,先将不同颜色的漆料堆涂在高低不平的器胎上,漆料干燥后再经打磨,形成类似松鳞状一圈圈的花纹,纹路流畅如行云流水,色泽灿烂又富于变化,非常美观。

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李俊锋不断突破,探寻漆器的更多可能。他做的一只天然石榴脱胎漂流杯,胎体表现的漆面流动自然,“飞溅”上去的漆点,因距离、大小等不同,产生了不同的视觉效果,很是惊艳。“这种技法难点在于漆的浓稠度、对落漆时间的把控,以及对周围湿度、温度变化的掌控等,没有一定标准,凭的是感觉!”李俊锋说得轻描淡写,其实却是这么多年坚持之后的岁月馈赠。

漆器主要以自然脱胎漆器为主,本着“天造其物,必修其型,天做一半,我做一半”的宗旨。李俊锋选择自然胎脱胎漆器的研究方向,主要因为每一个事物都有着它独一无二的美妙肌理,任时空万千变化,大漆却可将这种美妙复制、定格、永恒。一片树叶、一只莲蓬、一个葫芦,都可以用来做胎体,先以大漆为粘剂,然后用苎麻布在胚胎上逐层裱褙,待阴干后脱去原胎,留下漆布雏形,再经上灰底、打磨、髹漆研磨,最后施以各种装饰纹样,便成了光亮如镜、绚丽多彩的脱胎漆器成品。从胎体到形态,再到色彩,都取自于自然又回归于自然,让大漆艺术纯真演绎。

“我的漆器在传统基础上创新出自己的特点,承载着云南大自然的元素。我希望有更多人来传承它,也想做出普通人都消费得起的漆器。”李俊锋说,他在老家武定建了个漆园,正在装修,想去大山里汲取创作灵感,把大漆制作放到天地之间去。

多知道点

会“咬人”的大漆

漆,又名生漆、土漆,取自天然漆树,是割开漆树树皮,从韧皮内流出的一种白色黏性乳液,经加工处理而成的纯天然涂料,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植物漆。

生漆具有防腐蚀、耐强酸、耐强碱、防潮绝缘、耐高温等特性。初次接触大漆的人可能会产生过敏反应,用行话说是“被漆‘咬’了”。但是,这种现象只发生在大漆未凝固状态,干燥后的成品是绝对不会发生的。所以,大漆“有毒”就属于一个美丽的误会了。

云南漆器始于秦汉时期,随着五尺道的开掘,当地的漆文化逐渐与中原的漆文化相碰撞。尽管如此,云南漆艺亦保持其独有风格,比较典型的是云南彝族髹漆技艺。

清代彝族漆器工艺已有了“嵌漆”“描饰”“罩明”“金染”“隐花”等。现保存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的皮胎漆葫芦是清代彝族漆器的代表作之一,彝族人的红、黄、黑三色的彩绘漆器在彝族传统文化中独树一帜,是彝族器物文化的组成部分。(文字/记者罗昆娅报道 图片、视频/记者宋潇拍摄